添加收藏 | 设置主页
首    页 |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管理 |  诉讼指南 |  审务公开 |  法学实务 |  法苑文化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继子是否享有继承权?

作者:蓝秋明 张波  发布时间:2017-12-27 16:19:21


    【案情】

    2017年1月6日3时45分,杨某持C1类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正三轮货运摩托车搭载梁某,行至宾柳公路宾阳县宾州镇新宾东门街路口路段时,与对向驶来的由覃某驾驶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重型仓栅式半挂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和杨某、梁某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杨某持C1类机动车驾驶证驾驶制动不良的货运正三轮载货摩托车载人,会车过程中不靠右侧通行,过错严重,作用较大,应负事故主要责任;覃某所驾车辆载物超过核定的载质量,夜间行经没有限速标志的路段时,未保持安全车速,过错较轻,作用较小,应负事故次要责任。乘车人梁某无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后,杨某的子女作为法定继承人向宾阳县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肇事司机覃某、肇事车辆的车主及该车辆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的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宾阳县法院交通巡回法庭立案受理该案后,许某与其子许某勇以杨某妻子与继子身份申请参加诉讼,宾阳县法院依法追加了其两人为原告。

经审理查明,受害人杨某出生于1953年,城镇户口,其前妻已于1995年病故,杨某的父母亦早于其去世。许某出生于1984年,其子许某勇于出生于2015年10月19日,系许某与他人非婚生子。2016年1月7日许某与杨某于登记结婚。

    【分歧】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许某与他人所生的非婚生子许某勇是否享有对杨某遗产的继承权,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许某勇无继承权,理由是许某仅与杨某结婚一年,时间较短,杨某的子女亦辩称许某与杨某结婚后许某长期居住在娘家,与杨某共同生活的时间只有几个月,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许某勇与杨某形成了事实抚养关系,许某勇与杨某未形成继子女关系,因此许某勇无继承权。

    第二种意见认为许某勇享有继承权,理由是许某勇在许某与杨某登记结婚时系刚出生仅几个月的婴儿,许某称系杨某答应照顾其与许某勇才答应嫁给杨某,故依据常理许某勇应当与许某及杨某共同生活在一起,杨某的子女辩称双方仅共同生活了几个月,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至2017年1月6日杨某发生事故时止,许某勇与杨某已共同生活一年时间,可以认定形成事实上的抚养关系,故许某勇系本案适格原告,享有继承权。

    【分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是:继父母子女关系是指由于生父母一方死亡,另一方带子女再婚或生父母离婚后另行再婚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根据继子女与继父母之间是否形成了抚养关系,其可分为以下分类:一是由共同生活的法律事实形成的拟制血亲的继父母子女关系;二是直系姻亲的继父母子女关系。这两类继父母子女关系的法律后果、形成事由是不同的。拟制直系血亲的继父母子女关系的形成除了父母的再婚行为外,还须有共同生活的条件,其产生的法律后果与血亲关系的父母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相同。《继承法》第10条规定,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间有继承权,且继子女对继父母有赡养的义务。本案中许某与杨某结婚后,许某勇与杨某共同生活已满一年,杨某的子女虽然辩称仅共同生活了几个月,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故杨某与许某勇之间存在由共同生活的法律事实形成的拟制血亲的继父母子女关系,据此许某勇系本案适格原告,享有对杨某的财产的继承权。

    【裁判】

    由于本案的另一受害人梁某的法定继承人也提起了诉讼,宾阳县法院合并审理了两案,又因肇事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及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原告损失均在保险限额内。据此,宾阳县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许某、许某勇及杨某的子女事故损失139911.97元,另赔偿原告许某勇被抚养人生活费28039.53元。判决后,原、被告均服判,本案已履行完毕。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冬玲    

文章出处:宾阳县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您是第 14234226 位访客